陳小菜《一刀春色》 (大劈棺續集)~11/29

預購期間: ~2010/11/29

書  名:《一刀春色》 (大劈棺續集)
     ﹝大劈棺再版預購請點此
作  者:陳小菜
繪  者:原若 森、亂入
規  格:繁體豎排,彩色封面,上中下三集不分售。
字  數:
本文三十四萬字左右。

預購售價:990元

預計出版:12月

特  典:
兩種不同樣式雙面書卡
1.封面:Q版待花圖,背面附謝蘇迷你番外
2.封面:Q版雙貓圖,背面附沈蘇迷你番外

文  案:

【上】
杏花春雨後,白鹿山水間。
少年的蘇小缺初遇年少的謝天璧。
一記耳光,一把長刀,愛與恨已糾結至深。
武林大會上,少年英俠風頭初展,千里逃亡中,身世之謎隱秘心思一一浮出水面,卻不曾想到,逃亡與追殺,愛人與仇人,一朝顛覆,何等傷情?
鮮血從刀刃緩緩滴落,縱是再痛,也是從容無愧:「我傷你是真,愛你也是真。」

【中】
春盡赤尊峰,歸時七星湖。
謝天璧不懂如何去愛,沈墨鉤另有所愛。
武功盡廢,丐幫被毀,蘇小缺原以為這輩子從此落魄江湖,卻不料沈墨鉤突然出現,將他帶回七星湖。
淫亂,殺戮,明明是顛倒人倫的罪孽,卻成了甜蜜的毒酒,一點點,腐蝕著少年單純的心。
「你看那些脂醉花,只能開在七星湖的夜晚,若是把它們挪到外面或是見見陽光,就會枯萎死去。」
沈墨鉤如此,七星湖如此,他蘇小缺終究有一天也會如此。


【下】
江湖秋水多,從容待春色。
二十八星經發作,沈墨鉤同蘇小缺謝天璧之間必有一戰。
「傻孩子……你放心,我瘋到連你都殺之前,一定會先殺了自己。」
三個性格截然不同的人,一個不死不破的局。
謝天璧以一場豪賭,想去贏得蘇小缺的真心。
而當蘇小缺擁有與謝天璧分庭抗禮的權勢,會怎樣對待已經千瘡百孔的愛情?
十七年江湖大夢,落盡繁華後,究竟能與誰攜手同歸結髮白首?

*************

新增番外:

墨韻妖嬈 (一萬三千字左右)

那夜姝姬看著細密厚實的絳紅地氈上扭曲糾纏的身體,鼻端是最濃的合情歡宜香都壓不住的血腥氣息……
沈墨鉤的聲音已褪去少年的清澈,盡顯華麗,如歷經滄桑的醇酒,半是自嘲半是驕傲:「你真蠢啊,沈墨鉤。」……
「沈墨鉤,跟我們回白鹿山,你願意嗎?」……
沈墨鉤接住一朵,胸口有一聲很輕微的支離破碎,那是心裂開的聲音。……
長笑聲起,沈墨鉤身影已隱沒於眉間浮屠的彩霧之中。


覆我華裳 (五千字左右)

「這就是你說的喜歡?你打算怎麼喜歡我?
你會親我?會抱我?會離開唐家,和我在一起?
還是會帶我去唐家,告訴你父親,你喜歡一個男人?
而且還是七星湖沈墨鉤的情人?」 

若有來世,千山萬水,我定然還要尋到你,也許你眉目依舊,也許我朱顏辭鏡,我會對你說:「墨鉤,我回來了。」


結髮與微 (七千字左右)

謝天璧想了想,卻問道:「那七星湖如果覆滅,你……會留在赤尊峰?」
蘇小缺不假思索,道:「不,七星湖的宮主,自當以身殉之。」
……
謝天璧湊近前去,彎腰親吻他破腫的嘴角:「樁樁件件都記得,你現在可是毫無反抗之力,只能任我處置啊,蘇宮主。」……
蘇小缺勾起小指,玩味的在他掌心輕撓,像一隻無害的貓:「你猜。」……
手在赤裸冰冷的肌膚上慢慢劃過,從肩到腰,再到挺翹的臀:「要不要熱一些?」……

 

 

*歡迎來信或親臨書屋預約*

書屋小黑板 | 引用:(0) | 2010/08/11 23: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