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陵《惡魔引路人II百萬年之船(01)》~2012/08/25

 書  名:《惡魔引路人II百萬年之船(01)》

作  者:
羅陵

繪  者:樹理

規  格:14.8*21 CM
     特銅霧膜+燙金
預定頁數:272頁

語  言:繁體中文

預購售價:NT 216 元(定價240元)
  *預購贈送限量特典,額滿為止!

預購時間:
~ 2012 / 08 / 25

文  案:
  引路人慕容飛的靈識失落冥界,其肉身岌岌可危,白河、百里紅會同狐狸總管等惡引
五喵,組成「勇闖冥界團」欲前往冥界營救慕容飛。
  卻在此時,帝都魔王親自領軍來到天之海龍宮欲向龍王總長討人。
  ──我來要回屬於我的兒子。

  王見王,魔王會龍王,宿敵相見,兩族開戰。
  勇闖冥界團是否能趁隙闖關成功?
  新世界、新故事,睽違已久的歡樂系黑暗輕小說──惡魔引路人,原班人馬終於回歸!
  且看第二部──【百萬年之船】!


試  閱:

【百萬年之船─前導】
靈界,由六道所組成的世界,主管理城為光之天宮的善見天城,與闇之地獄的閻羅地府,
由孿生兄弟的天宮玉皇與地府閻王分別統治,其所擁的軍隊乃為靈界最龐大的龍族。

龍族以天之海龍宮的龍王總長朱聞烈為首,統領七海龍王保護靈界四大洲。其族直接聽命

於天宮玉皇,並擁有自治權利。

在天宮發生重大變故之後,遇帝都魔王意外襲擊的龍王總長雖倖存,但自我封印在天之海
內重新恢復,醒後得知為調查真相與失落的龍族,遂詐死閉關閃避帝都魔王,僅少數人知
情龍王總長尚在世。

龍王總長暗中命東海龍王敖東青為檯面上發號施令者,而這時候帝都魔王親弟──瑟洛提爾
帶來了一名被遺棄的孩子希望龍王總長代為養育。

發現此子身世懸疑的龍王總長答應瑟洛提爾的委託,並命名慕容飛,從此視如己出。

多年以後,長大的慕容飛成為靈界引路人,一路為靈界解開各方案件,更與司馬殺生郎和
人類白河在大江山的鬼門力擋欲食不死鳥之蛋的千萬妖魔們,終於成功接下了飛天族新一
代的族長──不死鳥‧百里紅。

後因「白玉琵琶」一案,慕容飛發現飛天族的妘姬公主的元靈之一被封在琵琶中,藉著公
主元靈,與六皇子轉生後卻失落的線索,更被疑為是六皇子的轉世。

慕容飛依著蛛絲馬跡去到魔界暮城,在湖中央的銀華島上,竟發現師父瑟洛提爾留下的十
二星陣法,慕容飛將轉世為艾迪歐斯的六皇子成功解放而出,但艾迪歐斯卻記憶混亂攻擊
慕容飛,更被帝都雙王子發現其蹤。

與司馬殺生郎聯手將艾迪歐斯引回天之海龍宮,最後在龍王總長一擊必殺的速度暴力法下
,艾迪歐斯終被制伏,慕容飛再次藉由百里紅的力量喚醒妘姬公主指引妘姬公主本體被封
印在何處,妘姬公主指向魔界北處的【生命之盡】。

這一去,妘姬公主的本體竟將慕容飛等人給送進了過去五百年的時空,知道艾迪歐斯與帝
都城發生的事件,在要回現世之時,妘姬公主身上的疊影竟帶出了沉封數百年以上的天宮
與帝都之秘,既改變了過去,更牽引出慕容飛真正的身世之謎。

在帝都魔王欲抓慕容飛之時,暗中帶著白河前去救慕容飛一行人的龍王總長現身,在時空
渦流中與帝都魔王交手,雖救回了慕容飛等人,但被帝都魔王一掌擊中的慕容飛卻因此陷
入昏迷。

那時候,帝都魔王對龍王總長說了一句話:

朱聞烈,勝負現在才開始。





【白河】

自從成了引路人,他被某人傳染了一些習慣。

直覺、預兆、觀察每天錯身而過的──非人類。

人類的世界充斥著附在人身的妖魔鬼怪,也有著神明正在看顧著善良的人類。

這些是慕容飛與司馬殺生郎教他的。

只是慕容飛倒了,而司馬殺生郎失蹤了。

為了調查白玉琵琶的真相,他們被妘姬捲入了五百年前的過去,自過去回到現世之時,慕容
飛被帝都魔王攻擊,靈魂不知失落何方,只剩肉體還躺在天之海龍宮的病床上。

而司馬殺生郎從回到現實世界後,自此不知所蹤,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裡。


預兆每每出現在左右,每次都會發現,每次都出乎意料。


iPAD2的螢幕上秀出了一名男子毫無防備的照片,被人寄送出去後,不到十秒鐘便秀出了這
名男子的個人資料。

姓名:白河。

種族:人類。

身份:穿梭陰陽界的引路人。

師承:司馬殺生郎。

引導:慕容飛。

所屬:地府。

事件紀錄:
以人類身份追尋神蹟鬼影,遇上引路人慕容飛與司馬殺生郎,在不死鳥誕生的剎那間死而復生
,與慕容飛簽下契約成為引路人。


確定無誤,幾名便衣男子在人群中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蹤被鎖定的白河。



【慕容飛】

他在幽暗光微的世界中醒來,他的腦海裡是一片的清晰又一片的空白,他記不得自己是誰,更
不可能知道眼前的兩個人是何方神聖。

「你們是誰?這又是何處?」他坐起身扶著糾痛的頭問道。

那名揹著長劍的浪人拉下了帽子,露出了一頭即使在幽暗中一樣金光燦爛的頭髮,身上的金色
鎧甲微微閃爍著光芒。

那是令人感到安心的光明感,讓他略略地放下了戒心。

瑟洛提爾見了他的反應,聚起的眉間是預感成真的無奈,深吸了口氣後,他回答了問題:
「這裡是【深淵】。」

深淵?

乍時又是一臉茫然。

他連自己都不記得了,怎可能記得深淵是什麼地方?

料想的反應……瑟洛提爾再道:

「我是瑟洛提爾,你的師父之一。」

之一?

既是之一,又在此等他醒來,這代表另一位修行者……

他看向那名坐在靈獸身上的修行者。

「他是地藏爺。」瑟洛提爾道:「大願地藏王菩薩,你不會忘記他的。」

腦海裡的記憶一片虛無飄渺,要如何記得?

便聽到地藏王菩薩喚著──

「吾徒。」

那一瞬間,若死水般不動的記憶似乎起了陣陣漣漪,頓覺腦內一種糾結的刺痛讓他伸手揉著
後腦,忽問:「好似什麼都記得,卻什麼都想不起來的這種狀況是選擇性失憶嗎?」

「是記憶斷層。」瑟洛提爾道。

「既然如此,我心裡應該不會有這種悸動感?」他再道。

端坐在靈獸背上的地藏王菩薩憐惜地看著慕容飛,慈悲而溫柔地微笑道:
「很多重要的事只是一時想不起來,不是真正遺忘。」

修行者一語道破他心裡的問題。

眼前自稱瑟洛提爾的浪人,以及被稱為地藏王菩薩的修行者,都是他的師父,他沉默了半晌,
終於開口問了最重要的問題。

「我到底是誰?」

「慕容飛。」



~歡迎到店或來信預購~
預購書資訊 | 引用:(0) | 2012/08/17 14:38